加入收藏 | English

青杏文学2022年10月18日之精选文章

作者: 时间:2022-10-30 点击数:


家这个字

家,是关于爱最深沉的名词。

从古至今,男女之间最深沉最负责的告白,往往是“我想跟你有个家”;对于朋友,团队之间,希望情感团结友爱,也是说“我们要像一家人一样”。而在真正的亲人之间,也总是有着无法被分割的羁绊。

一个家里,亲人之间互相的感觉是复杂的,就如同这世间的爱到最后也总是分不清对与错,一直纠缠到岁月尽头,仍然彼此相爱着就已足够。成长是从家出发,一步步走向社会各个角落的过程。人们常常穷奇一生去寻找一份最真诚的爱产生灵魂共鸣,以安放自己惶恐不安的心,蓦然回首,答案早就写在起点。

推开家门的瞬间,我很庆幸自己醒悟得不算晚。

每一次我在阳台荡秋千吹着微风的午后阳光里,每一次深夜我伏案赶工沐浴在凌晨一两点的月光下时,那只银白色的猫儿都会守在我身边。我惬意时,它就咕噜咕噜地把肚皮翻出来,让人不禁希望时间就这样走下去,就这样跟着它一起虚度光阴,在阳光里留下独属于我们的诗句。我沉溺在夜色里涌上的无边情绪而迟迟不肯入睡时,它也在我身边坐着,眼皮打架,不停地打着哈欠但是不肯去睡。这是我和猫的爱,最纯粹,最直接。对于小动物来说,没有那么多心思,没有花言巧语,你对它好不好,是骗不了它的。

两个想法完全不同的人是否会有可能成为朋友?也许有,但机会不大。我跟妹妹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,她外向,而我内向。她对于交朋友和请人到家里玩的事情乐此不疲。而我来说自己一个人待着,看看书,追追剧,不说话,才是最理想的空闲时光。她往往既热烈又开朗,我却经常内敛且含蓄。对于她有意无意的闯入打扰,我感到非常不适。我冷淡漠视的态度也常令她感到无趣透顶。我们从不彼此道歉,却默契地明白谁都不会放在心上,下次花再开,还是会笑着给彼此摘一朵。矛盾却不相离。

相较于我妹妹来说,我弟弟的性格跟我要更合得来,也有着从小到大以来,他一直跟在我身后的因素。我在家里的琐事基本上都是他帮着做了,我不在家的时候,他若是在学校干了坏事,总是求着我妈,不要让我知道。我们之间也最有默契,一起去参加各种双人活动时也总能取得很不错的成绩。虽然他现在还小,很多地方甚至还没有我厉害,没有办法做到他经常说的那些“我长大以后”,但是我相信他一定爱我比我爱他会多,在这件事情上,我不比他强。

而我和爸爸之间的相处,更有着我对他在外生活见识不同的好奇在内,他包容我的坏脾气和任性,我包容他的不善言辞。长大以后我也渐渐开始理解他的不容易,学着提醒他在特殊的节日给妈妈准备惊喜,学着主动去沟通交流。我们的关系,就像相对而立的两棵树,看似毫不相关,却不断在相互包容着。

这是一段似友非友的关系,我的妈妈在我生命中扮演着掌灯人的角色。是掌灯人,而非引路人。作为家长,她给了我足够的独立空间,又有着不尽的关心和爱护。不管我做什么,她总是会理解并且支持我。而作为孩子,我很多事情也基本上不会瞒着她。一个一个日升月落的日子里,我们彼此交织成为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。不得不承认,有时候我们都挺固执的,但好在我们总是能够一起剥开生活的迷雾重重,一起努力走向更好的未来。

这就是我的家,一个既非富贵也非官宦的家庭,一个不缺乏矛盾和争吵的地方。

这就是我的家,一个关于爱的永远说不完的话题的地方。

20级小教(1)班 郭臻


诗意江南

“书中自有颜如玉,书中自有黄金屋。”我在如百科地图般的书中,看过无数描写江南的句子,可你若是问我,江南到底是何般模样,我却是怎样也道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失言,沉默,寡然……我是个极其要强的孩子,自然看不得自己沉思许久陷入无解中,何况是在自己极为感兴趣的领域。于是乎,我联系上了远在杭州的姑姑,踏上了揭开江南神秘面纱的旅途。

刚下高铁,便被一层毛毛雨蒙了眼睛。书中所言果真句句属实。江南的雨,细得像牛毛似的,打在脸上丝毫感觉不到痛处,只像是轻轻抚摸脸颊,如为初来乍到的我接风洗尘般。

到姑姑家得先拦辆车到小镇上,再行一段水路才能抵达。

我乘坐一芥乌篷,穿过玲珑的古桥,江南美景在眼前雕刻成卷。那细雨绵绵、烟雾缭绕的江南水乡,湖水微波荡漾、清澈如镜,一叶小舟踏着清香乘雾而来。可往来游人稀疏,竟不似柳永笔下的江南,虽有烟柳画桥、风帘翠幕,却无他所写的参差十万人家。

搭乘的叔叔瞥见我眼中那抹惊讶,猜见我是外地人,便一路同我讲当地的趣事。我俩聊的很投机,下船时,他叫我一定要去看看小雨时的西湖。我应下了,江南风冷,可我只觉心中暖暖。

穿过弄堂,瞥见台门间一凌瀑布,夹着微微凉风,清爽扑面而来。再往前走,便是心心念念的西湖。

“一勺西湖水,万古不变情”……雨中的西湖别有一番风韵。朦胧雾气盘旋于苍穹,浩渺烟波,氤氲湿气。似“大珠珠落玉盘”的嘈切,亦如“二十五弦弹月夜”的清怨。柳丝的青绿,雾样的在堤上漫散,仿佛一身素装的西子,当着四碎的铜镜,梳理那微雨飘摇细散长发。在苏堤的尽头,看见苏轼的雕像,执着地与这一江春水融合,一站便是一千年。

迈下柔软光洁的石阶,撑起灵秀精巧的油纸伞,飘飞的杏花送来游丝般琴声,顺着斑驳木制栏杆向上,是一对恩爱的老夫妇。奶奶在不紧不慢地奏着,应和着清脆嘀嗒,指尖流转于黑白琴键,漾开岁月的波纹,爷爷在一旁默默注视,隐约含着笑意。看他们笑我也情不自禁笑了,脑海中忽的闪过汪国真先生说的一句话——“心晴的时候,雨也是晴”。不知怎的,就觉得这句话应是写来赠予这样的人。

想起第一次在书中邂逅江南,是余秋雨的《江南小镇》, 还是余光中的《春天,遂想起》,亦或是是朱自清的《浆声灯影里的秦淮河》?记不清了。唯记幼时不解江南,只觉令人神往,而今年岁见长,更思其中意蕴。

一花一树,镌写着江南的诗情画意;一砖一瓦,记述着这历经干年时光小城的袅袅情思。

江南烟雨好,可稍减忧扰。我行在江南烟雨里,轻撑油纸伞,淋了一身的诗意……

21级小教(2)班 刘琪


予银杏书

时已入秋,芭蕉叶凉。那棵银杏又在落叶了,忽而又想起儿时与它的“爱恨情仇”。

父亲喜爱盆栽,闲暇之余,他总拿着修枝的工具去打理那些树,视若珍宝。但银杏不同,自父亲移栽回来起,它似乎就有五米高,父亲也从不会去打理它。我与它之间的仇恨就从一个秋天开始。

约莫在我四岁的时候,父亲买回来了些新工具,对那些盆景就更照顾有加,时而修修树枝,时而重新造型。父亲告诉我,枯树枝会影响树木生长,需要即时修剪。他教我的许多人生道理早已被我抛之脑后,但唯独这句印象深刻。

记得那也是个秋天。南方的树大多不落叶,四季常青,那时候的我注意到了银杏树。见它独特的叶正在枯黄,正在飘落,很快我便得出一个天真的结论:它没能挺过这个秋天。想起父亲说的话,枯枝要及时修,那枯树也应是一样的道理。所以趁大人不在家,我就飞跑到父亲放工具的房间,那拿出父亲的新锯子搭在银杏树的主干上,开始“修树”。可无耐当时太小,一会便累了。本还想着一口气锯完等父亲回来夸两句,看来只能等父亲自己锯了。后来我就忘了这件事,但父亲在两日后发现了树上的据痕,什么也没说就把我揪出来打了一顿。我边流着眼泪边说爸爸坏,我明明想帮他,他还打我。心里不爽,也讨厌起银杏,每次见它,都要朝它做个鬼脸。

而后到了春天它发芽了才知道,银杏本来就是要掉叶子的,始觉羞愧。现如今那棵树上还有一道两寸长的疤。

念着它的叶子夹在书里可做书签,我又重拾对它的喜爱。书上说银杏“公种而孙得食”,三代才结果,于是接下来的日子我又在等它结果。

一年又一年,它的叶子照常落,可是就不见其结果。父亲说这棵银杏可能是公的。那会失落是有的,但我对它的期待也就少了一分,以至于它结果了我都不曾发现。

直到一日在树下捡落叶时,发现了一颗圆圆的杏黄色的果子。欣喜捡起后,抬头一看果真如此虽然只有几颗,但这一定是秋天给我最大的惊喜。

听说银杏果能吃,我便试探着尝了一口。初尝时为甜,将它洗净后再尝之,涩味大于甜味,走五步,便觉冲味穿喉,似要窒息,喉处其痛无比,于是弃果奔至水源,至一刻才得以缓解。父亲告诉找银杏果生吃是有毒的,需要加工才能吃。我听里心里默念,这一定是银杏树在报复我。

几年过去了,现如今想起这些事,竟觉得有趣,银杏见证了我的糗事,又或许是岁月在捉弄人。

21级学大(1)班 卢欣华


可我偏偏不喜欢

我以为我是这条街道的见证者。我见证着从柳枝到雪花,从四下无人到人声鼎沸,从哭着的小孩重回母亲的怀抱,兜兜转转,风景在可预知的范围更新,故事在替换可不过是那样无聊。我以为我看透了全貌,我可怕地认为。

有人将我从橱柜里拿出,孩子叽叽喳喳的声音真的吵得耳朵疼,不过我好像没有耳朵。她们说着我的模样、用处,她得到了满意的答案,阔气地把账结了。我被塞进了精美的包装盒里,很好,是我喜欢的简约风。一路上摇摇晃晃、磕磕绊绊的,我的心情可算是低到了极点。身边不断飘过白色颗粒,不会融化的雪又叫什么雪?更何况这昏暗的密封盒里我连颜色都看不清,我除了接受别无选择。

晃动已经停止了,可黑暗还在继续。我从未见过这般的黑暗,即便是黑夜也有月光不忍心地散落。黑暗在蔓延,蔓延到我不能动弹的身子。盒子被打开的瞬间我恨不得立刻化成烟逃走,但只是幻想罢了我做不到。

眼前的地方似乎要比街道有温度多了,被黑暗侵蚀的战兢在慢慢褪去。墙纸是明黄色的,家具应该是和墙辉映的,一点都不突兀,我突然想融化在这,想融进这温暖里——我又在说胡话了。凑上来的人似乎都表示满意,手里捧着我的姑娘一脸的笑颜难抑。她特意向身边的人展示我会唱歌的本身,好吧,我没那金刚钻,是脚下不知是什么的冰冷玩意儿在唱。素未谋面,不知道她什么面貌,有机会一定去拜访一趟。

我被摆在了和橱窗很像的地方,靠着窗又开始一轮新的见证。我每天都是看着日升日落,人来人走,愈发没有意思。那姑娘不管是开心事还是伤心事都跑我面前说说,虽然我并不懂她在说什么,她专挑我不懂的词说,在原本不富裕的无聊生涯里更添几分嘈杂。我好像开始讨厌我这般的无知了。

最近的兴趣是看着窗外天空时不时飞过的鸟儿,有时候是一只,有的时候是好几只。听姑娘牢骚多了又好像开窍似的,好些都能听明白了。那些鸟都飞去哪呀?我想知道,可为什么我只能问自己,答案又在哪呢?没有答案的日子一旦开始了,就看不到停止的时间。我已经忘了我待在这多久了,我只能见风恶狠狠冲击玻璃的声音,也好久没见那姑娘了。

窗户被打开了,她站在我边上,久违地开启我的音乐功能,她说她羡慕我,她说小雪人一直都是微笑好像没有烦恼,也不会增添什么烦恼。听了她这一番话,我才知道原来我一直在微笑,还以为我已经没有表情了。有只小鸟飞进房里了,姑娘把鸟哄走了,鸟双臂一展就飞走了,似乎刚刚发出厌恶只是我的幻觉,鸟群有更广阔的天空,有数不清的道路。他们飞走了。

我想,那才是极好极好的。

20级小教(8)班 张淑贞


每日一梦

壮丽的血红在云海和天空中弥漫开来,停靠在摇椅上睡着的我,起身,走向身后的小楼。将中庭的栀子花重新摘了几朵放置在门边上,拿出橱柜里的牛奶,我喝了一半另外一半喂给了墙头那只进不来的野猫。

暮色渐渐变成了淡淡的夜色,几颗银星开始在上方闪烁。当锒铛响起的时候,我开始迎接今晚的第一个客人。

“您好,美丽的女士,需要点儿什么?”我向前跟她搭话。没错,她是一位有着大眼睛波浪卷的漂亮女郎。她顿了一会儿,问我这是什么地方。我不做回答,只是让她找个地方坐下。“酒或者咖啡?”我向她招手。

“咖啡就好。”她看起来有点拘束,但是我很快就会让她放松下来。

我替她拿了一杯花魅,并且告诉她,风味是莓果和花香。她只是抿了一口,又放下,低头沉默不说话。我若有所思地看着她,不禁出声: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?”再次抬头的时候,豆大点儿的泪珠滴进了杯里,她说她找不到回去的路了,很着急,刚好路过我这里,就进来了。我对她说:“真抱歉,那可太糟糕了,等你休息一会儿我就帮你联系你的家人,希望他们不要太担心。”她向我道谢,并跟我说她有个妹妹还在家里等她回家,今天本来下班的时候就打算回去的,但是经理说有个紧急会议要开,所以留到了晚上9点钟,那时候已经没有公交车了,只好打车回家。

在路上的时候那个司机看起来很疲惫,但还是撑着笑脸问她怎么这么晚回家,并且嘱咐她女孩子要注意安全,工作不要太累。当他们到一座桥上的时候,司机最终还是撑不住趴在方向盘上……然后,然后他们的车掉进了河里……说着说着,她好像猛然意识到了什么。一脸惊恐地望着我,我面带微笑平静地对她说:“欢迎来到人间中转站,我是引渡者。”我告诉她喝了手中的咖啡就可以离开了。她站起来激动地摇头:“不,不是这样的,我应该在桥上,并且已经到家了,妹妹还等着我回家……”我尽量安抚她,过了好一会儿,她才平静下来。好像认命了那般,缓缓喝下手中的咖啡。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在她喝完咖啡后的一瞬间,我突然就想问问。她一脸茫然地看着我:“这是哪?”

顿时失笑,摇着头领着她到了小楼的后门,开门,送进去。希望她下一世过得开心一点吧。

回到正厅,一个小男孩已经坐在了椅子上。有点烦恼了,我不知道该给他点咖啡还是酒。我坐到他的对面,拿出来一板酒心巧克力。“小朋友,我请你吃巧克力。”我保持微笑递了过去。可他好像在想什么,没有接。我也不着急,就吃着巧克力等着。他见我吃了后,也掰了一块儿放到口里,嘟囔着说:“谢谢。”见他放下戒备,我又问他从哪来。他一脸认真地说:“从妈妈的肚子里。”我怔了一下,心中暗道:死婴。他拜托我替他写给他妈妈一封信,内容不多,希望他妈妈不要太难过,要和爸爸幸福地在一起,再生一个健康的小弟弟或小妹妹。我没有答应,也没有不答应。

等我们吃完后,我牵着他往后门走。在门口,我给了他一个拥抱,“如你所愿。”

在第三个客人来到前,我将桌椅重新摆放了位置。铃声响起的时候,我下意识地往门口看,是只猫,准确来说是我下午刚喂的野猫。它跳上了桌子,用头蹭我的手。我惬意地撸着它的下巴。早些时候我就认识它了,只不过它进不来。会在我每天午睡的时候跳上墙头等我醒,等我的另一半牛奶。过了好些年,算算日子,也是这时候到了。我用咖啡兑着牛奶给它盛了一杯。它却也不着急喝,只是望着我。而我却是在想把它丢在哪个地方好。等我反应过来才知道它一口都没喝。

“怎么不喝呢?”我歪着头问它,它就跳上了我常工作时坐着的桌子上。想来它是想留在这陪我了。这可不行,我刚想去把它拎回来,谁能料到它刚好跑开了。我告诉它我的耐心有限度。它只好又回来趴在那碗牛奶前面,看看我又看看牛奶,显然,它是想告诉我它要留下来。我扶着额头告诉它,喝完我就把你留在这,走都不能走的那种。

听完我说的话才放心地去喝牛奶,等它喝完以后,变成了醉猫。在它喝之前我加了点野格,这酒容易上头,但挺甜的,知道它发现不了。

拎着它来到了小楼后门,它迷迷糊糊地睁眼,一脸的不情愿。我朝它做了个无奈的表情,抬手关门。

今天的任务结束,将门口的牌子翻转,上了阁楼,洗漱罢进入了梦乡。

21级小教(8)班 彭钰飞


鲜花小姐的燕子骑士

后来,她身着燕尾服羽化飞翔,告别了教堂的白鸽和废墟的灯塔,永远守护着她的女孩和春季。

——题记

早春的风带来春暖花开的气息,桃花或是娇艳或是柔情,稚嫩地催吐着新春的绚丽。太阳撒下丝丝缕缕的暖意,野径巷陌,花瓣落了一地,甲壳虫以天为被以地为席,暖融融的沐浴在早春的气息里。

小小的女孩满面春光,懒懒地托腮趴在草地,用手戳了戳身旁的少女,糯糯地说“姐姐,春天真美。”

“嗯。”少女仰面朝天,惬意的躺着,轻声回应。

“姐姐觉得我美还是春天美呀?”天真的孩童似瓜瓜落地的春天一般纯真。

少女转过头,草地上娇嫩的花朵沉沉的垂下,坠下一滴晶莹的晨露,在细密的蛛网上氤氲成水雾,点点汇聚散落在这张绵密的温床。此时,光在蛛网上便有了形状,五光十色将女孩映衬得人比花娇。少女嘴角泛起笑意,不假思索的说“妞妞最好看了,是最美的鲜花小姐。”

女孩得到肯定,胖乎乎的小手捂着嘴角,发出银铃般的欢笑,燕子在天空翩飞,“叽叽喳喳”与笑声相得益彰。片刻,她站起身,提起裙摆,虎头虎脑地向枝头的燕子邀约。“咳咳,亲爱的燕子骑士,你永远愿意守护你的鲜花小姐吗?”

地上的少女撑起身子,打开手机,悄咪咪的把女孩的傲娇的姿态存个底,再难掩笑意配合说,“当然了,我可爱的鲜花小姐。”

燕子属于春季,鲜花开在四季,可爱的鲜花小姐与优雅的燕子骑士有一个永恒的誓言。

春去秋来,寒风将春姑娘拒之门外。冬天常驻,那一年的冬季格外漫长,长到离家的旅人迫不及待回到家的怀抱,长到隔阂的亲人体谅了各自的苦楚,长到学校课桌积灰层层了无生机,长到整个世界都是单调的一片,长到春天好像永远不会到来,花儿不再开……

燕子不再来,姐姐就在那个没有尽头的冬季离开了家的怀抱,披上她洁白的战衣奔赴战场。

临行前,她以一种炫耀的姿态给我展示了她印在白纸黑字上的鲜红手印,恶劣而直白地对我降下的宣判。她说总要有人站在风雨里,世界没有什么岁月静好,总有人在砥砺前行……

我声嘶力竭地质问,她在那一刻好像充满了神性的光辉,理智得不再是一个人,她说这是她的责任。优雅的燕子骑士褪下晚礼服,披上了圣洁的战衣。丢下来她不懂事的鲜花小姐的理由是其他的花儿需要拯救。

她走的那一天,我没有见她,我想象着她失落的神情,她痛苦,她不舍,可我没有去见她。

窗外的雪花飘进了温房,窗帘也想乘风飘向远方。我在无数个梦里惊醒,浑浑噩噩数着一地鸡毛,数着日子从日历上走过的痕迹,春天不再来。

她很少打电话回家,为数不多的视频通话里,她也总是神色匆匆。我看见防护服在她美丽的脸庞留下了深深的烙印,汗珠将她的发丝粘连在一起,喘出的粗气在镜头上朦胧了一片。优雅的燕子骑士不见了,我的眼眶像是装了一汪酸水。我用沙哑的声音询问她的情况,她也操着沙哑的嗓音回复着“一切安好。”

春天到底是进行反攻了,窗外的树杈上冒出了几点嫩芽,一切似乎开始好转。周边市区渐渐有了解封的迹象,微信里同学七嘴八舌地讨论着自由生活,姐姐脸上也有了笑意,春天真的要来了。

校园里,花开了一茬又一茬,像是要给晚春的补偿。姐姐在我开学前赶回来了,那天,她褪下了白衣,又成为了优雅的骑士,防护服在她的脸上留下半永久的伤痕,她却笑谈那是春天的馈赠。是啊,春天是慷慨大方的,鲜花小姐的燕子骑士终究是乘着春风回到了她的身边。

20级小教(2)班 咖啡


Copyright©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

招生热线:0796-8263702,邮箱:jasfzjc@126.com

版权所有: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前三名预测分析

赣ICP备18011569号-1

"width: 230px;color: rgb(255, 255, 255);line-height: 28px;padding-right: 0px;margin-top: 8px;float: right"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