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English

青杏文学2022年5月8日之精选文章

作者: 时间:2022-05-08 点击数:

小火慢煮

人们离不开柴米油盐,正如马克思发现的人类历史发展规律那样:“人们必须首先吃、喝、住、穿,然后才能从事政治、科学、艺术、宗教等等。”有的人平平淡淡,就像小火慢煮;有些人不甘平庸,就像大火总把水烧得沸腾。但是我所看到的,大多是小火慢慢地煮。

靠着窗,望着那泛红的晚霞渐变成粉嫩的蜜桃色,随后泛紫,最后被深蓝吞没。夏天也快过了吧。竟对它如此不舍,虽然知道它还会再来,可再看看这熟悉的教室、熟悉的面孔。我们即将远去,或许不等挥手,视线就已模糊。可为了再看这些可爱的人们最后一眼,硬是把眼上的泪水藏进了袖子里。真希望把这段时间用小火慢慢煮,慢慢煮,慢到可以接受离开,慢到愿意背上行囊奔向远方。

我看了看昔日那陪我一起上下课,陪我讨论习题的长发女孩,忽而又陌生了。我们常在一起,谈天说地,丝毫察觉不到时间就像煮沸的水,悄然蒸发了。在离开之前,我想时间给我一个空档,让我缅怀流逝的光阴,让我对她说,对他说。

相隔很久的夏天,那时四人一组,她和他在我周围,我们没有约束,也讨厌聊无趣的事,倒喜欢好玩的。之后可巧的是,我们四人竟不约而同地在老师家补习,也能说是放学一块走,有饭一起吃的硬感情。他们倒也可爱,脸圆圆的、像丸子,爱笑,时不时推推眼镜,气势是够足的。但一旦抛开拘谨,倒让同学们羡慕一番呢。晚上回家,家离得远,走路也需半个时辰。这个时候他们总是憨憨的,仗义地载我们一段。往往在这时候,我会觉得绅士用在他们身上都逊色了些。如此白天有说有笑,晚上结伴回家,成了我初中三年以来最温馨的回忆。就像小火慢慢地煮着我们的感情,温度持续上升,好感丝毫未减。这是一道美味的佳肴,色香味俱全,小火恰到好处,我们也紧紧靠在一起。或许男女有别,但精神上的给予是不分性别的,我们互相汲取,感受温暖,宛如麦芽糖般胶着在一起。如今想起一股热流依旧涌上心头。我们的感情是一日一日,如小火般,但它达到了八分、九分甚至十分的熟度,这是谁也想不到的。

慢慢煮的,不仅仅是我们,更有年轻人之间的交流碰撞。我们在一起,像物质和物质,经过小火的温热,产生了新的物质精神,它无疑是锦上添花,让我们达到更高的境界,带着我们,去领略青火的微妙,成功打造一个“色香味俱全”的青少年。

小火慢煮,未来的路,我们慢慢走。

21级小教(13)班 王敏君

我要写一个夜

夜晚的故事要用天色开头,这仿佛是个惯例,但我仔细看了半天,这天色着实没有什么好看的,只是黑,如果非要比喻,那应该像是被墨水浸透的毛毡。已经有很久没有看见星星了,这几天总是下着一点小雨,上次交稿写的那篇绿萝的故事就在纸的背面叽叽喳喳,它发了新芽了,我是知道的,一盆骄傲过活着的绿萝长成了无边的夜羡慕的样子,这我也是知道的。

白日是由光掌控的,这一段长长的时间里,它肆无忌惮地去拜访所有人,白桦树也因为它的美丽而沙沙作响,张扬的水汽在林间上蹿下跳,无人不为它所倾倒。可夜不一样,我们甚至从未看见夜的模样,这仿佛也是一个惯例。我看见过白天与夜晚交替的时候,如烈火的太阳落下,一轮清月在天际的另一方,从密布的云霞里渐出,曼妙的身影令人神往。不久多时,那残余霞光也渐去,这令人惆怅的血红迅速地在寂静中黯然失色,那四周早已喧腾着的黑暗正染来沉重浓厚的一笔,此刻,风声鹤唳,密林高冠所指的涌动重重叠叠之云的那暗夜中,连皎洁的月光都洒不下,那云都染成墨色了,一同喧腾着。全部如鬼怪般扑朔迷离,分外焦虑。不是会令人愉悦的景色,连月亮都被渲染得阴森森的了,我这样想着。

想了很久很久,我还是决定在晴天的绿萝背面写一个夜。它沉默,它一言不发,但我知道它曾在无数个相似的梦里朝向太阳,就像每个人都向往光明,但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成为太阳。它无能、敏感、自我厌恶,恐惧着一切,不敢奢求理解,无法和世界沟通,卑微如尘土,唯一能做的就是渴求美好。像无人在意的虫子,像暗处蜷缩的蛇,像有些人。

手里的笔写到这儿的时候突然断了墨,白色的纸张上留下了一个小点,我已经不想写下去了。作为这个故事的创造者,从开始的那一刻起也就注定了这个故事是一个悲剧,既然这样,那就让故事停在这儿吧。我把脸扭向窗外,夜正在那里偷偷地看我,于是我轻声地对它说,挣扎吧,继续挣扎吧,向光明伸出手,即便要燃烧自己的生命,也请继续,这时候你的光芒比起白天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我要写一个夜,一个美丽的夜。

21级小教(1)班 刘嘉莹


岁月稠

早晨,金色的阳光漏进窗棂,映出了一屋子静谧。

早上和夜晚都是安静的时候,但是我却更喜欢清晨的环境,每一天的开始都是非常令人期待的。去除晚上的隐蔽放开自己,总让人感到身心愉悦。

就算是刚刚起床,大脑在最迷糊的时候,用冷水冲洗一下脸,片刻就非常清醒了。这是最好让大脑以最高效率工作的时间,也就该想想一些接下来的事情。比如:今天早上该吃什么?

这不是个难题,也不需要耗费时间去思考它。可是在快餐时代的现今,也没有人会好好注意这个问题。也许是买几个馒头应付一下,可能去早餐店里吃碗面。而我却要在这个早上,煮一碗粥。

做事有做事的讲究,煮粥也该有煮粥的讲究。首先得从米袋里装出适量的大米,然后再把那些大米放在水里浸泡,这样煮出来的粥味道才会更加软糯甘甜。

在泡大米的这段时间,我没有什么事情可做,只好坐到客厅打开了已经有了点灰尘的电视,我看见了我很早之前追了一半的电视剧的记录。无言,只得感慨一下现在的工作忙碌和生活压力等等各种各样的事情,已经不再给我机会让我好好歇息了。

约莫过了半个小时的样子,就在锅里加好水,开火,等到水开了之后,把泡好的大米放进去了。只要不关火,水就能一直沸腾。充分沸腾五分钟,往锅里加一勺冷水;沸腾后两三分钟,再加一次凉水;一般重复加三次凉水,粥就已经煮得黏糊糊的,米香四溢,这比平时煮粥用时要节省十几分钟时间。

每次加凉水的时候,锅里翻腾的泡泡都要消下去,过一小会却又再次翻腾上来,这样有趣的现象把我逗笑了,竟然觉得它们形象得像一只只受了委屈的水精灵。“受委屈……”那年刚刚毕业的我也充满热情,面试却屡屡受挫,也被泼冷水了不是吗?我无奈笑笑。

终于到了煮粥的最后一步了。粥是熬出来的,在煮粥的时分,是用的大火,等大米开花时,再变为小火,接着再熬制半个小时。最后是做粥的时候,要定时拌和,像这样做出来的粥,愈加得粘稠,愈加得有滋味。

粥熬得好不好喝,和熬煮的时间有很大的关系。要是熬的时间短,米不软。熬的时间长一点,粥反而会变得软糯可口。

到人生的后半段,过的好不好就看你熬不熬得过,熬不熬得久。

好不容易熬好了这一碗粥,还没有喝上几口。电话却响了,是领导打电话通知开会了,我急忙整理好东西,出门工作去了。

21级小教(11)班 汤琬钰


来日方长

桥巢的鸟,东张西望,有些像从前在校园门口接孩子回家的父母亲,焦急地想从人群中,用眼睛捞出自己的孩子。依稀记起小时,爷爷佝偻着身子,等在学校门口,脚踏三轮车的他总是艰难地张望,一看见我,就笑得和小孩一样,然后拿出手里捂了很久的吃的喊我名字,想到这儿不由得心一紧。

爷爷的三轮车上有着稀奇古怪的东西,是缝鞋的机器,和着机油,起着锈,是有些年头的锥子,是一把修不好的大伞,还有我。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里总会有我的一个位子。那些老古董是爷爷现在用来打发时间的家伙,放在以前可是维持生活的东西嘞。时代进步快,修鞋修伞的工作也“整日偷得半日闲”。

夏天风雨不定。那天不知道为什么,天突然哭了,雨纷纷扬扬,愈下愈大,放学时间我被困在学校。很快,周围的人陆陆续续都被接走,我想着冲回家。可是我鬼使神差地又等了一会,雨遮住视线,朦朦胧胧的,熟悉的三轮车轮廓渐渐清晰。我听着爷爷的叫声坐上车,即使有伞,还是有些雨飘飘洒洒。爷爷用力踩着三轮车,我恍恍惚惚地回到家,第一次,感受到岁月无情,像一个小偷,偷走了健朗,只给爷爷留下一副皮包骨头的瘦弱。

时间看着那辆黄锈色的车,满满当当地装着过去,中间的那个小位置没有变过,但再也装不下我,我同爷爷说的话也越来越少。

今年热热闹闹的除夕夜在大伯家,我吃完饭,想坐在茶几前看电视。爷爷早早坐在凳子上发呆,我走过去,爷爷叫住我,和我讲了我在学校的矛盾怎么解决,我一句一应。“要多听你爸爸妈妈的话,不要吵口,别那么犟。你爸爸也是个犟脾气,但你爸爸说的对的你要听进去……”说到这儿,爷爷停下来了,像是想到了什么。我答应着。一阵沉默后我去看电视,爷爷也起身准备回到他的老房子里。要回家了,经过老房子门口,爷爷只关了纱窗门,透过纱窗缝隙,老人单薄的身影撑起电视的光,抗战电视剧里正打得热火朝天,我和爷爷打了声要回家的招呼,爷爷应了一声,没回头……

“老人在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的情况下,无聊的时候,在想什么呢?”昨天看到这个话题,不禁鼻头一酸,想着等封校结束后回到家,陪爷爷他们多说说话吧……

思绪到此,理不清的情绪在心里疯长。我借晚风消愁,醉在这梅熟日,想让熏风将我带过去弥补缺憾,只可怕往事不可追,但道来日有方长。

21级小教(5)班 张新宇


窗边夜话

洒进窗户的月光是月亮的悄悄话。

——题记

夜半未眠,恍惚间竟然记起了小时候跟着大姨还住在老家的时光,真的令人难以忘怀,甚至成为了我的独家记忆。像秋日里酿的果酒一般,简直美好的不像话……

“你说,今年的稻谷收成,会不会比去年好呢?”大姨问道。

“那是肯定的啊!”姨父回答道。

“这回我们得辛苦一些了。”大姨说道。

一间小卧房里,住着三个人,大姨,姨父,还有我。几乎每个夜晚,都能听到他们的对话,就像上面那样,话题大多都是围绕生活,非常朴实。而我呢,也习惯了伴着他们的谈话声入睡,这总让我觉得很安稳、幸福。我通常不插话,就静静地躺在床上,听着他们聊天,有时还能听到新鲜有趣的小故事呢,就当是个睡前故事,俨然不错。

尤其喜欢夏天,因为夏天的夜晚,我还能看见窗外洒进来的月光,一边听着大姨和姨父的聊天内容,一边侧身望着窗外的月亮,它格外皎洁。在寂静的深夜,月亮也显得孤独,躺在温暖的床上,我竟然对月亮泛起了一丝怜悯,可能觉得它不能像人们一般倾心交谈吧。可转念又一想,月亮或许本就是沉默的,它不喜欢喧闹,它把想说的话都悄悄寄给了月光,让月光去传达。望着从窗户洒进来的满地月光,我想这就是月亮的悄悄话了。

而我又何尝不像这月亮呢?性格冷淡,从不愿把自己内心想法表露出来。有时也很固执、不懂事,小时候大姨对我的好,我一直不以为然,学着那些叛逆儿童,顶撞她,不听话,做这做那惹她生气。到后来,长大了些,渐渐明白她的不容易。我,一个被父母“踹开”的孩子,只有她,像母亲一般把我带大。我知道我不能再给大姨惹麻烦,让她生气了,因为每天早上上学,她五六点就起床开始做饭,厨房的灯光打在她头发上,曾经的一缕缕青丝,现在却变成了日渐增多的白发,看着看着,顿时眼眶像蒙了一层雾,眼睛越发的酸涩。

某一天晚上,我鼓起勇气,决定和他们俩好好谈谈心,像往日一样早早地躺到了床上,当时有一大堆内心活动。结果我只说了一句:“以后我会好好听话,不会让你们再操心了。”接着拿着被子往头上一盖,可能这让不善言辞的我感到不好意思了。大姨和姨父起先没有做声,几秒钟过去后,他们俩突然“哈哈”大笑起来,接着说道:“你这傻孩子,说什么呢?我们从不觉得你给我们惹过麻烦,你是懂事的孩子啊!”听完,我的泪水止不住从眼角淌下来。

那晚,我们仨,讲了很多很多话,他们的话语似乎给了我某种力量,奇妙又温暖。而原先一直藏在心底不敢说的话,也借着窗下的月光诉说了……

19级英教(3)班 唐院青

给金贵的他的许诺

他金贵着,从小就是,三姊一兄,还有疼爱他的爹娘。家里是村中有名的“万元户”,当别家孩子还穿着打着补丁的衣裳时,他还能换着花样捯饬自己,也无论春夏,总能一呼百应,那些孩子图点什么呢?能分到点吃食,就算是熟豆子,也心满意足。

阿姊们早早就懂了事,有头脑的努力上大学,没头脑的辍学出去打工,最大的哥哥光宗耀祖,什么重担也压不到他头上。仗着爹娘疼着阿姊宠着,干过的荒唐事不少。领着跟班偷过菜,陪着兄弟打过架,学着不良抽过烟……

挨过打,受过骂,上头有阿姊护着,爹娘也不束着他。倒也还算争气,考了个大学,开始踏踏实实搞专业,不久就在大学那工作。

生活不总平淡,那年,一向精明的爹被骗了,不算小数,可能是爹日日念叨着,悔恨着,最后郁结于心,没几年便撒手人寰,那时他带着刚满周岁的女儿回家见爹最后一面。娘没了伴,郁郁寡欢,身子一日不如一日。后面竟是查出了癌症,可能忽觉自己时日不多,吵着闹着要个儿子回家守着。兄长在远方有大发展,于是他辞了职回家守着娘,娘也就多熬了几年,便随着去了。

而我的父亲,再也没有踏出那一方天地,在那里安居立业了,慢慢变得苍老……

照片里父亲的模样总是意气风发,张扬得意。而在我的记忆里,他早是高大成熟的模样,只有骨子里的幽默风趣,还能依稀瞧见他从前的风貌。他依旧帅气,只是不再年轻,岁月终是磨平了他的棱角。

这是谁都逃不掉的,只是猛然才开始在意,他竟也是有段年少过往的。

在老家的一堆旧物中,我曾翻到一本泛白的黄色笔记本,粗糙的封面左下角,用墨水笔端正地写着他的名字,干净利落,不带钝感。很难想象,姑姑们口中的泼皮,竟会有如此柔情的字。本子里蓝色的笔痕已经很淡了,再过十几年就该永远隐匿了。他做了哪些趣事,骄傲地写着今天偷摘了哪家的沙梨,放了哪边田里的水……轻狂不羁的独白,充斥着青春的影子,沁在空气里,泛着悠悠的甜味儿。

我说过他太平庸,没有伯父的作为,抱怨过很多次。我们从不曾详谈,只草草收场。可如今想想,倒是悔恨起来了,我怎能如此指责他呢?

他金贵着,从小便是,十几年的岁月教不会他苦的,但他又确实尝了很多苦头。我的到来,让他为人父母,他要学着去疼爱我,阿姊成家,兄长立业,没人再宠着他,他不能再金贵了。想及此处,不禁又悔然,只是徒劳,倒不如给自己个许诺,待他苍苍白发,还他个金贵的半生。

20级小教(8)班 朱轶



Copyright©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

招生热线:0796-8263702,邮箱:jasfzjc@126.com

版权所有: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前三名预测分析

赣ICP备18011569号-1

"width: 230px;color: rgb(255, 255, 255);line-height: 28px;padding-right: 0px;margin-top: 8px;float: right">